吸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减负政策频出企业受惠几何

发布时间:2020-07-13 15:58:47 阅读: 来源:吸盘厂家

去年以来,面对日趋复杂的经济形势和日益加大的成本压力,国家为企业减负的政策频频出台,涉及多项税收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减免。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浙江考察经济运行时强调,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和中小企业,要落实好扶持政策,减轻企业负担。那么到底这些减负政策落实情况如何?会不会卡在“最后一公里”难以落地?本刊记者在沿海部分省份进行了深入调研。

税费减了吗?

部分企业称“感觉不明显”

自2011年11月1日起,我国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同时对金融机构与小型、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为小微企业减轻负担、增添活力。记者了解到,各地已执行这些政策,不过减负效果仍有待观察。

“据我判断,受益的小微企业有限。”南京某代账公司会计王婷告诉记者,这次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要求企业必须账目齐全,否则就没有依据。但很多小微企业都是个体店、夫妻店,根本没有财务会计制度基础,财务账目报不上来,就很难享受这个优惠。

王婷说,她感觉今年企业税负与往年的情况差不多。“往年不少小微企业效益不好,为了避税,申报上去的账很多是有水分的。现在国家出台减税措施的同时,税收征管力度也加大了,因此让这类小微企业有‘减税增负’的感觉。”

除了税收之外,企业普遍反映“费”的负担也较重。尽管国家规定,自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的3年内,对小型微型企业免征部分管理类、登记类和证照类行政事业性收费,但堤围防护费、教育附加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等收费项目还是让他们感到压力。

“每年要交的‘费’不下20种。”今年60多岁的资深会计曹志君告诉记者,2008年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3%下调至25%,但由于存在着各种附加税费,企业的实际税负仍然过重。

以当地普通制造业企业为例,堤围防护费按营业收入的1‰征收,教育附加费和城建税分别按流转税的3%和7%征收,三项附加税费占营业收入比例接近5‰,对于净利润本就很低的制造业企业来说,负担明显过重。

一家小型生产企业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2011年企业的销售额100万元算,扣除成本和各种税费,企业实际的净利润只有几万元。“这个数字还算是好的了。在企业的各项支出中,主要是员工工资、原材料等费用,而上缴的税费也是很重要的一项。”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附加税费的存在使得我国税制更加复杂,降低了征税的透明度,增加了人为影响因素。采访中当记者问及“税费有没有减”这一问题时,不少企业主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回答个大概:“感觉不明显。”

“有时候指标没完成,企业就得帮帮忙”

长三角地区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中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2011年,他的公司销售收入共计5500万元,净利润560万元,纳税420万元,其中将近300万元是国税,主要是17%的增值税;有100多万是地税,其中企业所得税25%,城建税是增值税的7%,教育附加费是增值税的5%。另外,还有水利基金是销售收入的0.1%。

“大致是这些,反正总数是交了420万元的税,你要让我说得再准确些,我还真说不出来。我们还是小企业里比较规范的,有些企业你问他都交了什么税,老板根本答不上来。”该负责人说。

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位负责人的话道出了一个普遍现象,就是许多小微企业在税费负担上是一笔糊涂账。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商会副会长王永正在谈到中小企业发展困难时,就半开玩笑地说:“有的企业想尽办法避税,就是为了能让企业有一点利润!”这话一方面反映出在融资难、成本高、税费重等难题下企业的生存之艰辛,另一方面也道出了企业能逃就逃、能避就避的税费现实。

而这种现实正成为当前许多企业难以真正得以减负的阻碍。

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最怕到了年底当地政府的税收指标没完成,到时就有可能找企业补缴。“2010年底,我们就补缴了10万元的税,也没有明细和说法。不缴也不行,小企业财务不明晰、偷税漏税的现象多多少少都有点,如果税务部门跟你较起真来,只有企业倒霉的份。”

“每年年初,我们一看政府预计财政收入要增长多少个百分点,达到多少多少,心就凉了。现在经济形势这么困难,企业效益不好,政府就不能根据情况调一调指标?”该负责人说。

对此,另一家从事织造业的企业副总裁也有同感。他说,政府每年制定税收指标后,就分到各个区域,然后由税管员分配给企业。“指标完成了就好说,相安无事;有时候指标没完成,企业就得帮帮忙。可是企业状况各不相同,有的企业效益好倒好办,有的企业效益差就难办了。”

企业困难依旧,减负重在落实

采访中,企业普遍反映,受原材料涨价、油价上涨、劳动薪酬提高、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企业生产、运输、销售、人工等各种成本不断上升,而产品出厂价格因市场竞争激烈、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等缘故又提价困难,利润被一压再压,终至零利润甚至负利润。

“今年6月1日起全省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我们企业80多个员工平均每人又涨了100多元,这就意味着企业成本每年将增加10万元。”一位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对记者说,不是不愿意给员工涨工资,而是现在企业根本就没得赚了。

今年上半年,一项针对千余家民营企业所作的调查显示,有超过八成的民营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或“较重”。民建中央今年的一份调研则归纳说,民营企业税费负担突出表现在实际税率较高、税收外费用较重、税费收取额度的确定人为因素大等方面。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建议,应切实减少税种、降低税率,同时要求企业将国家税收让利部分进行合理应用,既可以用于企业的技术创新,也可以用于提高职工收入。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郑玉歆认为,我国还应继续加大结构性减税的力度。“对于小微企业,收的那点钱根本也没多少。真正要提高税收,还靠大企业。小微企业主要解决就业问题,中国人这么多,就业问题始终是最重要的。”

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浙江考察经济运行时也强调,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和中小企业,要落实好扶持政策,减轻企业负担。

不少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均表示,当前经济形势严峻,企业要渡过难关需要政府扶持,而这其中十分重要的举措就是减轻企业负担。从去年以来,政府已经出台了许多减负政策,除了进一步加大政策出台的力度之外,现在更重要的是推动这些政策真正落地。(《半月谈》2012年第18期,记者 潘晔 张遥)

巢湖制作职业装

娄底西服订制

临汾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