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14年来首次枪决死刑犯 5名枪手同时开枪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9:05:27 阅读: 来源:吸盘厂家

美国14年来首次枪决死刑犯 5名枪手同时开枪

五人组成的行刑队在7.6米外的一面墙后射击。加德纳坐上了行刑室内的一个黑色金属椅,被皮带扣住,心脏部位被贴上白色标志,头被布遮住。椅子旁边坠着沙袋,以防止行刑时翻倒。

鲁尼·李·加德纳

6月18日,犹他州立监狱,四颗子弹结束了加德纳的生命。

当地时间6月18日凌晨,美国犹他州臭名昭著的“杀人魔”鲁尼·李·加德纳被执行枪决。他是14年来美国第一名被枪决的死刑犯。此时距离他被判处死刑已经过去25年。为何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加德纳的行刑久拖未决?如今,1/4个世纪过去了,他的死却并非令人拍手称快,有关是否应当取消死刑的争议再度因此案而成为焦点。即使是加德纳一案遇难者的家属,也有人反对死刑,不过大家普遍都感觉漫长的苦难“结束了”。

6月17日,在美国犹他州“杀人魔”鲁尼·李·加德纳被枪决前夕,他的受害者之一奥托斯特罗姆的表哥克雷格说:“这令人五味杂陈,苦涩的感觉是由于一个人将要失去生命,但甜美的感觉是因为他将被处死,而我的家人不再会因为他的名字一再出现在媒体上而感到痛苦,也不必再听他讲那些他的关节炎、他被关在监狱里有多么残忍等等。说老实话,他就是个该死的谋杀犯。”这个在监狱里呆了25年才枪决的死刑犯,再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23岁第一次杀人

49岁的加德纳一生几乎堪称一部恐怖故事片,他曾说:“我脾气非常火爆,我妈都说我好像有双重人格。”

加德纳第一次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在两岁时,他被发现裹着尿布独自在街上行走。6岁时,他对喝汽油和胶水上了瘾。10岁时,他沾染上毒品。根据法院的记录,加德纳的继父在进行盗窃时,还是个孩子的加德纳就在旁边望风。后来,加德纳又曾经遭受寄养家庭的性虐待,并曾在一家精神病医院度过18个月。

加德纳第一次杀人是在1984年。他在盐湖城一家酒吧枪杀了服务员奥托斯特罗姆,那年他只有23岁。

6个月后的1985年4月2日,在审理他谋杀奥托斯特罗姆一案的一次听证会中,加德纳又试图逃跑,并当面枪杀了律师布德尔,重伤了法警尼克·基尔克。

判死刑后又活25年

然而,就是这样一名当年震惊全美的“杀人魔”,在被判处死刑以后又活了25年,这创下了犹他州的纪录。

美国法律对死刑判决和执行非常慎重,过程也以进展缓慢而著称。以加德纳一案为例,在这25年中,这件案子有10年放在州法院,14年放在联邦法院。

在被判处死刑后,根据犹他州法律,死刑会自动上诉至犹他州高等法院,而该法院的判决又可以被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此后,死刑犯还可以要求州和联邦重新检查判决结果。

加德纳开枪打死律师布德尔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但是对他的审判起初的焦点集中在他是否有意打死受害者,此后的审理焦点是他是否应当由于这些罪行而被处死。

自己选择执行枪决

25年来,加德纳一直在不停地上诉,直到最后一刻。

加德纳曾上诉至州长、美国最高法院和美国第十上诉巡回法院,这些上诉都被一一驳回。他曾试图诉诸媒体。加德纳曾经打算接受美国有线电视网(CNN)“拉里·金直播”的电话采访,利用公众媒体的力量免除死刑。但是,就在节目播出前几分钟,采访被取消了。

加德纳和他的辩护律师还要求“犹他州宽恕和假释委员会”将他的死刑转为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上周,加德纳曾经对该委员会表示,20多年来,他已经洗心革面,并认识到了他为受害者及其家人带来的痛苦。他说他希望用自己的余生来教育年轻的囚犯,帮助受虐儿童,并经营一个生态农场。他还声称,对他执行死刑不会让受害者家人感到安慰。

然而事实上,过去25年来,加德纳的行为却仍然令人惊悚。他曾数次攻击其他囚犯,并曾打破囚犯探视间的玻璃隔断,堵住门,在里面和他的弟媳发生性关系,而门外的监狱官员束手无策。

直到“宽恕和假释委员会”驳回加德纳的要求,犹他州检察长马克·谢尔特勒夫签署了死刑令,他才放弃了免于死刑的最后一线希望。他在选择行刑方式时对法院说:“我愿意由枪决行刑队来执行。”

犹他州是美国唯一一个还在使用枪决死刑的州。2004年,犹他州修改刑法,强制规定自2004年以后判处的死刑一律使用注射执行。但是在这项修改生效以前被判处死刑的犯人可以在注射死刑和枪决之间选择。除了加德纳以外,还有另外4名尚未行刑的死刑犯也选择了枪决死刑。加德纳的律师说,加德纳选择枪决并非想要引起外界对此案的关注,这只是他个人的喜好。

临死前看《指环王》

6月15日,加德纳吃下了他此生的“最后大餐”。这一餐包括牛排、龙虾、苹果派、香草冰激凌和七喜汽水。所有的餐点都是由行刑地点犹他州立监狱制作和提供。

6月16日晚,加德纳搬进了行刑室旁的观察囚室。此前,他的弟弟、女儿、儿子和外孙女逐一对他进行了最后一次探访。

在女儿布兰迪来探访加德纳时,他从囚室的铁栏杆间伸出手握了握女儿的手,摸了摸她的脸,并亲吻她的额头。布兰迪说:“我们都哭了起来,他告诉我他很抱歉。他很平静。”

在观察囚室里,加德纳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他睡觉、看书,并看了电影《指环王》三部曲。

6月18日凌晨,加德纳坐上了行刑室内的一个黑色金属椅,他被皮带扣在椅子上。椅子旁边坠着沙袋,以防止行刑时翻倒。加德纳的心脏部位被贴上白色标志,他的头被布遮住。

在被问及是否有任何遗言时,加德纳回答说:“我没有,没有。”由警察志愿者组成的五人行刑队在7.6米开外,用.30口径的枪射击。子弹瞬间结束了加德纳的生命。18日凌晨零点17分,加德纳被宣布死亡。

终于结束了,我感到如释重负。我只希望我的父亲和所有其他受害者在另一个世界继续找他算账。———被害人尼克·基尔克之女巴布

如果布德尔还在世,他一定会反对死刑。———被害人布德尔的未婚妻当娜·努

我很高兴这结束了,我很高兴他自由了。———加德纳的弟弟兰迪

蔬菜种植

定制旗袍裙厂家

惊艳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