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爸爸你去哪儿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2:00 阅读: 来源:吸盘厂家

1.父亲节的祭奠

周小伟在峨山镇小学读六年级,他性格有些内向,目前和妈妈白萍相依为命。他的爸爸叫周长山,一年前死于一次矿难事故,确切地说,是"消失"在一次事故中,因为至今,爸爸的遗体还没有找到。

父亲节这天下午,小伟想祭奠爸爸,向老师请了半天假,用零花钱买了一束鲜花和一包烟,瞒着妈妈,悄悄来到了自家村外的矿山。

峨山镇山多矿石多,大大小小的开采厂遍布全镇。眼前这座挂着"运河矿业"招牌的矿厂,就是爸爸生前工作的地方。山脚下有个大矿洞,十几米开外,架着几台机器。出事后,矿厂已被勒令停业,只有一个老头在那值班。

小伟站在远处看了会儿,转身去了后山,找了块空地跪下,把花瓣揪得粉碎,撒在山中。接着,他点着所有的烟,一字码在石头上。

他试着拿起一根烟,学着爸爸生前的样子抽了一口,"咳咳咳!"烟雾呛得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他痛苦地向着大山喊了声:"爸爸,你去哪儿了?"然而,回答他的只有阵阵的风声和惊起的鸟鸣。

爸爸生前是个爆破手,据爸爸同事金大原说,那天在井下作业,一个炮哑了,爸爸上前检查,结果炮却爆了……事后,救援人员在一堆砂石下找了好几天,爸爸却凭空消失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场只找到了他的一双鞋子。

矿洞里面救援困难,工人们没挖多久,就发现有透水的可能,也不敢再挖下去了。

这样拖了七八天,谣言也在附近散开来,说矿山闹鬼,吓得工人都不敢进矿洞。很快,矿上老板沉不住气了,他和小伟妈妈协商,就按殉职处理,至于尸体,由老板出面想办法。妈妈明白,透水危险对于一个矿洞来说意味着什么,便没再坚持。矿上先付了一笔可观的抚恤金,然后老板命人悄悄买回一些猪肉,把它们伪装成被炸毁的人体碎块,对外谎称找到了爸爸的尸体,还出资修了一个漂亮的坟墓。可小伟知道,那里面埋的是猪肉,他鄙视大人们的这些"阴谋".

爸爸的离去给小伟和妈妈留下了无边的痛苦。幸好,爸爸生前的同事金大原对他们很照顾,不但在生活上关心他们,还常陪小伟聊天。

"爸爸,你知道吗?妈妈打算和金叔叔结婚了。我不想那么自私,妈妈还年轻,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爸爸,如果你泉下有知,就和我一起祝福他们吧!"

小伟用他变声期独特的嗓音,深情款款地和"爸爸"交流着,仿佛爸爸就在对面听着一样。

2.什么是真相

忽然,有说话声传进了小伟的耳朵:"你听错了吧?这荒山野岭哪有人?"另一个声音表示纳闷:"不会啊,我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小伟知道自己刚才的喊声惊动了矿厂工人,他忙踩灭香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高一矮两个工人打扮的男人找了过来。其中高个子看到地上的香烟,连呼浪费,捡起两根较长的烟捋了捋,揣进了口袋。

另一个矮的看到,质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留下的吗,就捡?万一有毒怎么办?"高个子四下看了看,笑道:"我知道是谁留下的,看样子金大原来了。"矮个子茫然:"金大原?他来后山干什么?"

高个子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小伟缩了缩身子,确定没让他发现。高个子确认四周没人,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口袋掏出那两根半截烟,点着了,一人一支,边吸边高深莫测地问:"你想想,周长山死了,最得利的人是谁?"矮子想了想:"你是说金大原?"

高个子点点头,小声说道:"听说他马上就要和白萍结婚了,这样一来,周长山的老婆、娃、家产,九十万抚恤金,都要归他了。我要是周长山,我死都不瞑目,想一想,苦了半辈子,到头来,让别人住他的房子,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孩子,花他用命换来的钱,能甘心吗?"

矮子懂了:"他觉得愧对周长山,所以来祭奠他?"高个子赞成:"借此堵堵死鬼的嘴,免得天天做噩梦!说不定他早就和白萍勾搭上了,要不怎么快四十岁了,还不找老婆?怕就等着这一天呢!"

矮子听了顿时张大了嘴巴:"对呀!周长山遇难时正和他一组,周长山失踪,他却没事,难道……"

"嘘!小声点!"高个子再次四下看了看,"周长山出事后一个礼拜,有人想趁夜去偷矿石,哪知刚进去就碰到他的鬼魂,当场吓昏!他不是死不瞑目是什么?"

烟抽完了,高个子把烟头扔到地上,踩了一脚,他看矮子还在震惊,叮嘱道:"别跟外人说,既然人也找不到,我们还是回去吧?"

小伟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呆住了:爸爸的死跟金叔叔有关?

回去的路上,他心里乱极了,想想也是,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金大原极有可能为了妈妈,谋害了爸爸……

回到家,妈妈正和金叔叔包饺子,妈妈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早已不再是爸爸刚去世时难过、憔悴的样子了。金大原看到他回来,亲热地招呼道:"小伟,去洗手,一会儿有饺子吃了!"小伟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转身回房了。

身后,传来金大原的声音:"他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妈妈小声说:"今天父亲节,可能想他爸爸了,让他静一静吧。"

小伟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想心事,不一会儿竟睡着了。他隐约做了个梦,梦见爸爸被困在一片无边的黑暗中,伸出手向他求救:"小伟,救我!"他赶紧把手伸过去,可一股不可逆的力量吸引着爸爸,爸爸迅速后退,渐渐消失不见。他的手在空气中捞了捞,抓住一双手,他赶紧用力拉,终于把人拉近了,可他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拉着的根本不是爸爸,竟是金大原,他的脸上挂着得意又狰狞的笑。

小伟从梦中蓦然惊醒,身上早已湿透。他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开始打起了算盘,如果爸爸真是金叔叔害的,一定要为他报仇!

正想着,妈妈在门外喊他吃饭,他出了房间,发现晚餐好丰盛,不但有饺子,还有一大桌好菜,小伟纳闷:"妈妈,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妈妈看了金大原一眼,略显羞涩地说:"我明天和你金叔叔去领证,提前庆祝一下。"

小伟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响,妈妈真要嫁给金叔叔?那件事他还没查清呢,怎么办?

妈妈见他情绪低落,就问:"小伟,你不愿意金叔叔当你爸爸吗?"

小伟看了妈妈紧张的神色,强颜欢笑:"怎么会?我支持你。"

饭后,金大原要回家,小伟想了想,主动提出送他一程。

金大原摸了下他的脑袋,高兴地说:"小伟真懂事!"说完,金大原牵着他的手,两人一起出了家门。这时,妈妈喊住了他们,抓过一大把糖果,塞进金大原的口袋:"回村遇到熟人给大方点,沾沾喜气。"金大原立刻眉开眼笑地点点头。

出村没多久,就看到了矿山,矿厂上只有一个值班的老头坐在工棚里打盹,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小伟默默地看着那里—想起下午两个工人的话,心里无法平静。

金大原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小伟说:"就送到这儿吧,免得你妈担心。"小伟抽了抽鼻子,说道:"金叔叔,我想爸爸了,您能陪我去爸爸出事的地方看看吗?"

金大原犹豫了。小伟见金大原半天没开口,哽咽着说:"不同意就算了,我只是太想爸爸……"听了他的话,金大原重重地叹了口气,忍不住同意了小伟的要求,一半是看他可怜,另一半也有讨好他的意思。不过他警告小伟,进洞可以,但绝对不准乱跑,小伟同意了。

他俩绕道悄悄来到矿洞前,只见一个两米宽、两米高的洞口黑黝黝地大张着,洞口处撑着几十根碗口粗的木头,远远望去,像一个怪兽张着大嘴。这让小伟感到有些害怕,他下意识抓紧了金大原的手,跟着金大原走进了洞口。

3.矿洞里的秘密

矿洞像一个狭长的地下巷道,小伟用手摸摸坚硬的石壁慢慢往里走,没几步,小伟感到眼前一暗,什么也看不清了,这时,金大原掏出手机,照出一缕光亮,两人就着这束光,慢慢往里走。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出现了几个岔道,小伟看到地上有一根一人多长、手臂粗细的木棍,便捡起来握在手里,将它拄在手里当起了拐杖。金大原小心翼翼地领着他走进了其中一条岔道,往里走了一段路后,金大原把手机冲小伟晃了一下:"看,手机都没信号了,这里太危险,咱们回吧。"

就在这亮光一晃之下,小伟另有发现,他指着石壁的一边,问:"金叔叔,照照看那是什么?"金大原将手机光扫过去一看,只见左边石壁下方有块半人高的圆石,倒扣在石壁上,看上去很像半个篮球。

金大原看了发出会心的笑:"这是我和你爸爸的秘密。"说完,他上前使劲将石球往旁边推了推,石球移开后,露出一个洞口,里面是个大约有两平米大小的空间,可谓别有洞天。如果石球像是一道门,那么石洞则像是一个小密室。

见小伟满脸疑惑,金大原解释道:"前几年,矿厂老板偶然发现这里一块石头含矿,以为发现另一股矿源,大喜过望,就让人在这钻了一个孔,把炸药埋进去,结果废了好几公斤炸药,炸出来这么个石洞。石头倒是炸出不少,可惜并没有发现所谓的矿石。"说到这,金大原笑了,"当时老板很失望,就不管这一块了。妙的是这个石球刚好可以做门,透气又隐蔽。上班时,我和你爸爸常趁人不注意,轮流躲到里面休息,神仙也找不到!"

小伟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仔细观察这个洞,问道:"金叔叔,你和爸爸真的经常钻进去?这洞看上去那么小,人在里面能舒服吗?"金大原一心想哄小伟开心,忙说:"舒服的,就是不够高,要坐下或躺着才行。"小伟请求道:"那金叔叔,你能躺给我看看吗?"

金大原点了点头,缩着脑袋钻了进去。石洞不高,他进去后必须弯着腰,不过当他坐下后,就显得很轻松了。他边示范边说:"现在只要用石球把洞口堵上,外面的人永远也想不到这里面还有人。"

小伟问:"可你现在人在里面,够不到石球,怎么堵呀?"金大原说:"当然是我和你爸爸互相帮忙了。"金大原坐起身,伸出两只手,连拖带抱将那个石球往洞口方向移,小伟见状,立刻上前帮忙,很快,两人合力把石球移到了洞口,洞口被完美地遮盖住了。

4.复仇的少年

小伟已经适应了巷道里的黑暗,他见金大原进去,有心要将他困在里面,迅速地用后背拼命抵住了石球,双脚蹬住对面的石壁,试试能不能困住他。

这时,金大原打算出来了,他推了推石球却没推动,纳闷地喊道:"小伟,石球怎么推不动了?"

正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石球被小伟这样一顶,金大原想出来就不容易了,毕竟小伟是个半大小子,力气也不小。小伟嘴里却故意说:"哎呀,糟了,石球被卡住了,怎么办?"

金大原哪知道小伟心思这么重?他被困在石洞里,有些慌了,他稳了稳情绪,哄道:"小伟,快想办法让我出来,天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妈该担心了。"

小伟冷冷地说:"放心,我马上就回,不会让我妈担心。我现在只想知道,是不是你害死我爸爸的?"

金大原一听急了,忙解释:"小伟!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害你爸爸?我和他可是朋友啊!"

金大原不明白小伟怎么会这么想,他一边解释,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去推石球。这次他用上全力,石球硬是被他推开了一条口子,小伟眼看自己抵挡不住,急中生智,把自己手中的木棍抵在了石球和石壁之间,使三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工"字形,这样一来,金大原纵有千斤力气,只怕也推不开石球了。

"而且,你爸爸他……"金大原的语气有点迟疑,但小伟已经没耐心听他说完,撒开腿就往外跑去,身后,是金大原在石洞里绝望的喊声,"小伟,小伟!"

小伟跑出矿洞,才发现外面天也黑了,他一口气跑回村口,这才有勇气回头看了一眼。矿山还是那座矿山,只是他知道那山的深处困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的心怦怦狂跳,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是对,但一想到死去的爸爸,他就横下心来,扭头走了。

回到家,妈妈正倚门盼望,见他回来,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跟着金叔叔去他家了呢!"小伟答非所问:"妈妈,你觉得金叔叔是好人还是坏人?"妈妈笑了:"傻孩子,那还用问?当然是好人!如果他是坏人,妈妈怎么会嫁给他?"小伟暗示道:"万一他是伪装的怎么办?那你岂不是上当了?"妈妈听了沉下了脸:"你这孩子,难道妈妈是傻子?你是不是跟金叔叔吵架了?"小伟慌忙摇头:"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

小伟怕妈妈追问,一溜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不肯出来了。这一晚,小伟没睡好,他的心情一直矛盾忐忑着。

5.心灵的煎熬

第二天一早,小伟被妈妈叫起,胡乱吃了几口早饭,就上学去了。白萍则兴高采烈地在家,等金大原一起去镇上领结婚证。谁知她足足等了一上午,金大原也没出现,白萍一次次打他的手机,他的手机都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白萍以为金大原变卦了,在家里一通哭,将准备好的材料一股脑扔进了抽屉。她想:他变心也正常,谁让我只是个寡妇呢,还带着半大的儿子……白萍就这样胡思乱想,不过一天工夫,人就瘦脱了形。

小伟昨天在山上吹了风,加上心理压力太大,发起了高烧,晕倒在课堂。老师吓坏了,打电话给白萍,白萍忙把儿子送到镇医院。医生给小伟打上了吊瓶。病床上的小伟一直不说话,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白萍感到害怕,她试着问儿子:"小伟,你那天送金叔叔回去的时候,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小伟没有回答她,却问了她一个古怪的问题:"妈,一个人不吃不喝,最多能活多久?"白萍想了想,说:"大概三四天?体质好也许能长一点……你问这干什么?"小伟支支吾吾地说:"我随便问问……"白萍没再追问,又低头去想心事。

小伟闭上眼睛,眼前突然出现了金大原的幻影,瘦得皮包骨头,伸出一只手,冲他喊:"放我出去!我快饿死了!"他大惊,连忙睁开眼睛,哭出了声:"不!别找我!"

白萍连忙抓紧儿子的手,安慰道:"妈妈在这,别怕!别怕!"

小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把头埋在枕头下面,痛哭起来:"妈妈,我错了!错了!"

白萍担忧地看着儿子,她不知道儿子怎么了,不过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与金大原有关系,她试探着问:"小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妈妈吗?爸爸虽然不在了,可妈妈愿意用双倍的爱来关心你。"

小伟本打算放弃了,可听到"爸爸"二字,他还是决心惩罚金大原。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我这两天总梦见爸爸,我太想他了……"

白萍听了,心里一痛,不敢再问,母子俩各怀着心事,相对无言。

傍晚,小伟的吊针打完了,妈妈找了一辆车,母子俩回到了家。

刚下车,白萍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是金大原的妈妈,说儿子两天没联系上了。白萍呆了呆,连忙开门将老太太让进屋,问道:"金大原没回家?他昨天来过一趟,不过当天就走了!"老太太慌了:"我以为他在这儿呢,这么说,他已经不见两天了?他、他能去哪儿?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白萍也慌了,忙说:"快打电话,问问亲戚朋友们!"

老太太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每打完一次,她们的心就开始下沉—没人知道金大原的下落。小伟在一边看着,心里一直在煎熬,不知该不该告诉她们真相。

"我看还是报警吧!"白萍抓过电话就要拨110.

"别报警,我知道他去哪儿了。"小伟决定先稳住她们,万一警察来了,情势就控制不住了。妈妈忙问:"他去哪儿了?"小伟看了看妈妈的脸色,编了个谎言:"他说还没准备好跟你结婚,所以决定躲到你找不到的地方静一静。"

妈妈脸色一变,举手就要打他:"为什么不早说?害我们担心了半天!"最后金大原的母亲劝住了她,一场风波总算暂时平息了。

第三天,小伟更害怕了,这样下去金大原会被饿死的。小伟毕竟还是孩子,他只想报复一下。他不知道一个人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到底能支撑多久,所以决定放学后去网吧一趟,在网上查一下。

这一搜,出来好多页面,有人说能活五天,有人说可以活四天,还有人说救援有"黄金72小时",超过这个时间,人会严重脱水,性命不保。小伟看得心慌意乱,把所有窗口都关掉了,漫无目的地在网上瞎转。无意间,他看到一个网友拍的视频,说中国大妈购金潮。出于好奇,他随手点开那个视频,画面拍的是城里一家金店降价促销,很多大妈挤在柜台前抢购。

一分三十八秒,出现一个高个男人的特写,他梳着大背头,方脸,小眼睛,这人好熟悉!画面一闪而过,小伟连忙倒回去又放了一遍,这次他看清楚了,男人在笑,他的下牙缺了半颗,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爸爸那颗牙是一次醉酒后,骑摩托车摔的!只是这男人的胳膊上,还挽着一个妙龄女郎!

小伟不敢相信:这是怎么回事?他是我爸爸吗?他只能自己琢磨:一种可能,两人长得特别像;还有一种可能,小伟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爸爸死后一直没找到尸体,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没死?相比之下,小伟更愿意相信后者。如果爸爸没死,那金叔叔—小伟猛然醒悟,金叔叔还在那个黑漆漆的洞里!

想到这,小伟再也坐不住了,拔腿就往外跑,冲进旁边一家超市,买了两瓶矿泉水、一袋面包,还有一把手电筒,塞进了书包。接着,他一路狂奔,往矿山方向奔去,眼中有泪涌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竟然关了金叔叔三天三夜!

天黑时,小伟终于来到矿洞。他打开手电,来到金叔叔被困的那个岔道,这里的一切还是那天的老样子,那根木棍依旧顶着石球。他强忍着泪,慌忙拿开木棍,然后贴着石壁小声喊:"金叔叔,金叔叔!"

6.灵魂的救赎

石洞里,金大原已没有力气,他听见小伟的呼唤声,心里不由一紧,他吃不透小伟的意思,心里做着最坏的打算:万一他知道自己没死,到时候再补上一刀怎么办?

小伟见里面没动静,心里也一紧,他用力搬动石球,用哭腔喊着:"金叔叔,你千万不能有事!我错怪你了,我是来救你的,你要撑住!"

金大原听了这番话,心里百感交集,他试图回应,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力气发出声音,只好打开手机,用铃声代替自己的回答。也是他命不该绝,那天他离开白萍家时,白萍曾抓了一把糖果放进他的口袋,这几天他靠几颗糖,活到现在。

小伟听见了里面的响声,知道金大原还活着,不由一阵欣喜,忙使出吃奶的力气,挪走了石球。他钻进石洞,蹲下身子去扶着金大原,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几天前还健壮的金大原这时瘦成了皮包骨,而且是只有出气没进气了。

小伟从书包里掏出矿泉水,小心地喂他,金大原贪婪地喝着。接着,小伟又撕了一些面包给他吃。金大原体力恢复了一点,抬眼看了看小伟,问道:"你不是要报仇吗?为什么又要来救我?"

小伟抹了把眼泪,强颜欢笑:"我怕你变成鬼来找我,也怕妈妈孤独终老。"

金大原苦笑一下,他现在觉得自己有点力气了,便说:"我们离开这里吧?前几天我失约了,你妈妈一定很生气吧?"小伟点点头,他扶着金大原出了石洞,两人合力用石球堵住了洞口,蹒跚着往外走去。

"金叔叔,我能问你一件事吗?"小伟眉头紧锁。

"问吧,只要我知道的。"金大原死里逃生,心中感慨万千,除了生命,其他的都是浮云。

小伟艰难地开了口:"我爸爸—他是不是没死?"

金大原一怔,小伟把他上网时看到的视频告诉了金大原。金大原听了,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说道:"我只知道,你爸爸出事之前,说想过另外一种生活。"金大原索性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小伟,"他说在城里遇上了个女人,想过另外一种日子了,而且你爸爸之前买过一个县城的户口,他说今后到了城里,就可以换一个身份生活了……之后,他就在矿难事故中消失了。"

小伟听了这话,惊呆了。

金大原继续说道:"如果你说的那个视频是真的,那我想,你爸爸他现在还活着,用另外一个身份,生活在另外的地方。"

小伟听了金大原的话,心里一阵难过。难怪爸爸走得那么绝情,毫无顾忌,原来是这样!

金大原安慰道:"小伟,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他会回来看你的。"

"不,一个遗弃了我们的爸爸,要他回来干什么?金叔叔,如果你不嫌我不懂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爸爸,好不好?"小伟的语气中,有歉疚、诚恳,和男子汉该有的担当。

金大原听了,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金大原心里明白,就算周长山还活着,他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不说别的,光这矿山一年没开工,这损失他就没办法赔偿;还有已经付给白萍的九十万抚恤金,那是周长山欠白萍母子的,没理由退还。只是金大原没想到,小伟小小年纪就能想得这么透彻。

想到这儿,金大原将手搭在小伟的肩膀上,往有光亮的地方走去:"好儿子,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完结--

策马守天关

克隆战争手游

西游仙魔传bt

战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