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齐普拉斯4287亿欧元希腊国债选择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5:05 阅读: 来源:吸盘厂家

齐普拉斯,4287亿欧元希腊国债选择题

希腊变天终成事实,高举反紧缩旗帜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胜选上台,其领导人齐普拉斯以40之龄,成为该国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

《信报》网站在选举结果大定后,就新的形势提出两个问题:一、假如激进左翼联盟无法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希腊会否破产?二、欧元区成员国会否支持希腊退出?

在老毕看来,两件事可合而为一,理由是发问者心中早有两项假定,一为谈判拉倒希腊破产无可避免;二为希腊一旦破产,肯定无法继续留在欧元区。若非如此,欧元区成员国会否支持希腊退出,岂非多此一问?

经济问题变政治问题

希腊国债高达4287亿欧元,相当于GDP215%。以该国恶劣的经济和就业状况,债务若不获减免,要避免违约破产,只能长期依赖国际援助。“三巨头”(欧盟、IMF和欧洲央行)心知肚明,无止境地替希腊持续增加的债务负担提供财政支援,无异于以欧元区老百姓的钱不断挹注这个无底深潭。基于此,老毕认为上述第一问(假如激进左翼联盟无法与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希腊会否破产?),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

何以见得?倘若把希腊负债(不管是国债总额还是债务对GDP比率)看作一个经济问题,援助中断国家破产,答案早已写在墙上,根本不值一问。“真命题”是:“三巨头”会否在希腊变天后继续以经济援助换取该国奉行紧缩政策,国际债权人从而保持对希腊国家预算的控制。

站在这个角度观察,从2010年首次接受援助开始,希债已由一个经济问题变为一个政治问题。齐普拉斯要求削债和摆脱紧缩,等于彻底破坏希腊与债权人原有的关系,把削债和为紧缩画上句号两个竞选承诺背后的含义(违约/脱欧),以“既成事实”的姿态带进谈判桌。

齐普拉斯是聪明人,他要的到底是什么? 真要撕毁财政援助方案,从此跟欧元区一刀两断吗?抑或以脱欧为筹码,从“三巨头”身上取得他想要的结果,置之死地而后生?

假如三年前上台……

希腊濒临违约并非什么新鲜事,过去都能通过债务重组等方式避过最坏的情境,该国至今仍然留在欧元区。昔日与国际债权人讨价还价的希腊执政者,虽亦以种种手段争取对本国最有利的条件,但不论新民主党还是泛希社运,皆表明立场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然而,即使有了这道谈判底线,也阻止不了希腊脱欧引发的疑虑扩散至西班牙、意大利等经济规模较大的财困国,债息飙升之余,整个欧洲银行体系更因此而风声鹤唳。德法等欧元区核心国为免半世纪建立货币联盟的心血付诸流水,不惜押上纳税人的血汗钱,推出形形色色的救市方案,最终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扬言不惜一切挽救欧元、财困国债息逐步回落下,局面得以稳定下来。

与新民主党和泛希社运不同,激进左翼联盟打正旗号反对紧缩要求削债,基于这两个竞选承诺可与违约脱欧画上等号,激进左翼联盟若在三年前而非今天上台,齐普拉斯以希腊脱离欧元区胁迫债权人,“三巨头”为保欧元区完整和阻止危机冲散整个银行体系,激进左翼联盟或许真能成功争取到它想要的结果。

然而,从决策者和金融市场的反应观之,2015年希腊变天,并未触发多大的忧虑遑论恐慌。市场可能严重低估了希腊一旦违约脱欧的影响,但有一种说法值得留意。监管机构去年对区内银行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压力测试,被视为货币联盟成立以来最认真的“体检”。然而,正如金管局定期向银行进行测试,检验金融机构能否承受楼价大跌冲击一样,重要的并非确认大型银行资本状况有多健全,而是检讨实力较弱的银行在最恶劣情况发生时一旦无法自救,对公共财政将产生多大的影响。与其说压力测试是对银行的体检,不如将其视为对一个国家或经济体“救助系统”(bailout system)的测试。

必利胜的启示

2012年以来, 欧元区并未出现大规模的系统性危机,但去年葡萄牙必利胜银行(BES)爆煲,一度引起市场恐慌,当局最终只用了一个周末便把事件摆平,风险并未扩散至其他国家和金融机构。必利胜是葡萄牙最重要的银行之一,而葡萄牙则是欧元区其中一个财政问题最严重的国家,这种现实世界的“压力测试”,令欧元区决策者对欧债危机后建立的银行联盟(Banking Union)处理金融危机的能力信心大增,一定程度对如何控制希腊脱欧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提供了蓝图。

必利胜自非欧洲的“雷曼”,但决策者从这家葡萄牙银行爆煲汲取的“实战”经验,较纸上谈兵的压力测试管用得多。齐普拉斯若真的意欲置之死地而后生,力争对希腊更有利的条件留在欧元区,得防弄巧成拙,一手把国家推上一条不归路。

贵州番石榴汁

浙江聚丙烯管

西安植物水势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