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嘎啦果为啥难圆高价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3:40:36 阅读: 来源:吸盘厂家

嘎啦果为啥难圆“高价梦”?

再过几天,山东烟台本地的早熟苹果嘎啦即将全面上市了,然而监测数据显示,7月以来,全国嘎啦苹果价格整体呈下降走势,目前全国嘎啦苹果价格同比下降25%。分地区来看,超过九成省区市的嘎啦苹果价格低于去年同期。烟台地区的嘎啦苹果价格走势会是怎样呢?昨日,记者在烟台苹果主产区之一的栖霞市进行采访时了解到,今年是烟台苹果的丰收年,受前期干旱影响,苹果个头普遍小于往年。另外由于冷库所存的苹果在销售上遇到了困难,将直接影响到我市今年中早熟的苹果价格,嘎啦苹果上市后的价格或将比去年同期低1块钱左右。

果农:丰收年遇大旱,果小期盼好价钱

今年天旱,摘袋比较晚,这还没完全上色呢。昨日上午,在栖霞市臧家庄镇东林村的一片果园里,果农柳胜华忙着转果。

今年62岁的柳胜华家里种了5亩苹果,其中主要是富士苹果,只有50余棵嘎啦,说起今年苹果的长势,柳胜华望着自家的果园直叹气。嘎啦的个头本就不如富士苹果大,今年套上袋后就没怎么下雨,个头也没长起来,这下个头更小了。柳胜华说。

记者在果园里看到,大片的红富士苹果还套着袋,摘了袋的嘎啦苹果已经开始着色,个头普遍不大。柳胜华随手摘下一个嘎啦苹果说:去年这个时候,怎么地也有75毫米以上的规格,你看看这个都算比较大的了,也就70毫米吧。柳胜华告诉记者,由于干旱,村里几乎所有的果园都出现了苹果个头偏小的现象。总体来看,个头平均要比去年小上一个型号。柳胜华说。

离开柳胜华家的果园,顺着村间道路继续前行,路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果园,偶能看见有果农在园里忙活,却难见他们脸上挂有笑容。

行进了没多久,记者在一片果园边停了下来,园里一位果农忙活着。

我叫柳德敏,就是东林村的人,家里有3亩多果树,都是富士。当得知记者是来采访时,柳德敏打开了话匣。

俺们村水浇条件还算不错的,大家总能想到办法来浇浇地,西边有几个村连水都浇不上,听说都有死树的。柳德敏说,为了浇地,大家已经抽干了周围的小水塘,抽干了大大小小的水井,可这都是杯水车薪,太阳一出地就干了,大家只能看着果袋里的苹果缓慢得长个,虽然前几天连着下了几场雨,但是对苹果来说已经有点晚了,苹果个头已经无法再像去年一样了。别说嘎啦,就是富士个头也不行啊,你看看我地里这些富士,去年80毫米以上的能占到60%以上,今年这种情况能有40%就不错了。柳德敏告诉记者,今年是苹果的丰收年,平均一亩果园能比去年多套6000多个果袋,但是由于干旱,就算是增产了,也无法全面增质。

当聊起今年苹果的价格时,柳德敏说出自己的期望:今年大旱,苹果个头肯定都不会太大,就希望到时候能卖出个好价格,咱也不求卖多高,今年丰收,能跟去年价格差不多就行啊。

业内人士:去年库存还没消化完 或将压低嘎啦价格

虽然嘎啦多是作为授粉树来种植,并不是烟台苹果的主栽品种,但却是烟台中早熟苹果的主力军,也能直接影响到绝大部分果农的收益。那么是否会像果农期盼的那样,嘎啦上市后出现一个好的行情呢?有着多年苹果收购经验的王姓经理表示,由于不少冷库去年库存的苹果还没消化完,受其影响,嘎啦苹果的上市价格或将比去年低。

今年春节以来,苹果的需求量就不大,所以几乎所有的冷库里都会有一定的库存,有的冷库甚至存有百万斤以上的苹果。王经理介绍,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许多冷库里还存有一批70毫米规格以下的苹果,这些苹果主要是出口中东地区,一部分出口东南亚国家,往年都会在5月1日前销售完,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这些苹果遇到了出口难,经常遇到退单事件。

在王经理办公室,记者看到了一份7月中旬到8月中旬的出口订单,在这份订单上,*常出现的一个词就是可能取消。我的公司7月份一共接到新加坡13个柜的订单,*后被退了5个,8月份到现在已经被退了11个柜的订单了。王经理告诉记者。

库存的富士苹果越多,收购商收购中早熟品种的积极性越低,存果的价格也会直接影响到这些中早熟品种的价格。王经理表示,按照目前的行情分析,今年嘎啦苹果的价格肯定会低于往年。我前几天考察过陕西那边的嘎啦苹果价格,陕西那边今年嘎啦苹果的收购价格在每斤2.8元左右,比去年少1.3元左右,烟台地区价格去年70毫米以上的嘎啦苹果收购价在每斤3.5元,今年估计也要降1元左右。王经理表示。

收购商:今年能保本就很不错了

遇到这种年后价格跳水的情况,对果农的收益有多大的影响呢?

去年收购价太高了,今年从事冷库行业能保本就不错了,绝大部分冷库都是赔钱的,果农入库存果也是一样,放到今年再卖的,收益也减少很多。有着20多年苹果收购经验的栖霞市实达果蔬冷藏有限公司负责人柳江华说。

柳江华给记者举了一个自己公司遇到的实例:去年收购的苹果,挑拣出一、二级出口用果,剩下的三、四级果的价格从去年年底到今年7月底,价格直线下降。去年年前,85毫米规格的每斤卖到4块钱,80毫米规格的每斤3.5元,残次果每斤能卖到2.5元;到今年5月1日前,85毫米规格的还能卖到每斤3.5元,80毫米规格的每斤3元,残次果每斤能卖到1.5元;5月1后,85毫米规格的已经降到每斤2.5元,80毫米规格的每斤2.2元,残次果每斤只能卖0.9元;等过了7月份,85毫米规格的只能卖到每斤2元,80毫米规格的每斤1.5元,残次果每斤甚至都卖不上1毛钱,果农自存苹果价格和这个基本一样。柳江华告诉记者,前段时间公司以每斤4分钱的价格出售了1万多斤残次果,这是自己从事苹果收购以来从没遇到过的事情。过去价格再低,残次果也能卖到2毛钱一斤,今年果汁厂也不要这么多了。柳江华说。

果农收益下降,是否就是果农自身的原因呢?柳江华表示,除了果农自身不愿意提前出售导致收益下降外,一些冷库的经营者也为果贱伤农提供了便利条件。柳江华表示,不管是果农还是冷库经营者,在苹果行情不错的时候,及时出手库存苹果,因为存到第二年以高价出售的情况许多年也难遇到*。

恩施产品设计

汕尾工业设计

湖州产品设计

黄山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